东方旅游在线 www.east-trip.com
嘉定区旅游


    [景点]:   孔庙;   秋霞圃;   古猗园;  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;   东方巴黎高尔夫乡村俱乐部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面积464.2平方千米,2008年底人口103.42万。

     嘉定区前身为嘉定县。秦代属会稽郡娄县,隋唐时属苏州昆山县。南宋嘉定年间建县.
     明清时期,嘉定就出了 3 个状元, 134 个进士, 979 名举人。近现代人物:外交家顾维钧、吴学谦、钱其琛,实业家胡厥文、吴蕴初.

[嘉定区景点]:
     万佛宝塔:宋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翥云峰:明/石窟寺及石刻,嘉定镇;
     井亭:明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百鸟朝阳台:清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   明忠节侯黄二先生纪念碑:1935年/近现代重要史迹及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翥云堂:清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登龙桥:明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宾兴桥:清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南城墙:元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西城墙:元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南水关:元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西水关:元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永宁桥:元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普济桥:元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熙春桥:明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聚善桥:明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报功祠折漕碑(两座):明/石窟寺及石刻,嘉定镇;
     思贤堂(内壁嵌明清碑刻11方):明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德富桥:清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太平永安桥:清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王敬铭住宅:清/古建筑,嘉定镇;
     陶庵留碧碑:1962年/石窟寺及石刻,嘉定镇;
     叶池碑:1962年/石窟寺及石刻,嘉定镇;
     高义桥:清/古建筑,菊园新区管委会;
     尊胜陀罗尼经幢(两座):唐/石窟寺及石刻,南翔镇;
     普同塔:宋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南厅:明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补阙亭:1932年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微音阁:1946年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古猗园:明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许苏民墓:1925年/近现代重要史迹及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鹤槎山(烽火台遗址):宋/古遗址,南翔镇;
     天恩桥:清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菩提寺碑:清/石窟寺及石刻,安亭镇;
     严泗桥:明/古建筑,安亭镇;
     井亭桥:明/古建筑,安亭镇;
     六泉桥:1923年/古建筑,安亭镇;
     望仙桥:清/古建筑,外冈镇;
     钱大昕墓:清/古建筑,外冈镇;
     钱氏宗祠:清/古建筑,外冈镇;
     娄塘纪念坊:1932年/近现代重要史迹及建筑,嘉定工业区管委会;
     印家住宅:民国/古建筑,嘉定工业区管委会;
     潜研堂:清/古建筑,华亭镇;
     秦大成住宅:清/古建筑,华亭镇;
     廖家烈士墓:1928年/近现代重要史迹及建筑,马陆镇;
     秋霞圃(市级文物):明、清/古建筑,嘉定镇街道;
     嘉定孔庙南(市级文物):宋/古建筑,嘉定镇街道;
     法华塔南(市级文物):宋/古建筑,嘉定镇街道;
     南翔寺砖塔(市级文物):五代~北宋/古建筑,南翔镇;
     黄淳耀墓(市级文物):1645年/古墓葬,安亭镇人民;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[历史事件:嘉定三屠]
  公元1645年(乙酉年五月),清豫亲王,定国大将军多铎统领大军,一举占领南京,南明弘光小朝廷一朝覆亡。
  同年六月,南明降臣钱谦益,赵之龙等向多铎献策曰:“吴下民风柔弱,飞檄可定,无须用兵。”清廷乃于六月十五日颁诏书往江南曰:“……削发一事,本朝已相沿成俗,尔等毋得不遵法度。……凡不随本朝制度者,杀无赦。”
  然而“削发令”一下,所谓“民风柔弱”的江南民众的反抗怒火,却在松山,昆山,苏州,嘉兴,绍兴,江阴等地熊熊燃烧。
  反抗满清暴行最为惨烈的嘉定,史称“嘉定三屠”。
  嘉定,秦代属会稽郡娄县,隋唐时属苏州昆山县。至宋朝嘉定十年,遂以年号为地名,今属上海市嘉定区。
  为在嘉定强行推行“削发令”,满清政权决定实施武力征服之。
  七月初三日黎明,清兵的铁骑踏破了昔日嘉定古城的宁静。据史载:清军进攻嘉定城的先锋李成栋,曾是已故南明弘光朝廷兵部尚书史可发的部下。早在去年(公元1644年)的四月,当清军固山额真准塔统兵南下,逼近徐州城之时,时任守城总兵官的李成栋竟望风而逃,不久遂降于清。
  此时,为反抗满清的入侵,嘉定城内的市民一致推举侯峒曾,黄淳耀黄渊耀兄弟主持城防。侯峒曾,字豫瞻。原任南明弘光朝通政司左通政,南京沦陷后,避难于老家嘉定。黄淳耀,字蕴生。乃崇祯年间进士,与其弟黄渊耀均世居于嘉定城。
  在侯峒曾和黄氏兄弟的指挥下,城中民众不分男女老幼,纷纷投入了抗清行列。为鼓舞士气,侯峒曾下令在嘉定城楼上悬挂一面“嘉定恢剿义师”的大旗。同时在城楼上“集众公议”,决定“划地分守”嘉定城:由南明诸生张锡眉率众守南门,秀水县教师龚用圆佐之;南明国子监太学生朱长祚守北门,乡绅唐咨佐之;黄淳耀兄弟守西门;侯峒曾亲自守东门,诸生龚孙炫佐之。此外,由诸生马元调(时年七十岁)与唐昌全,夏云蛟等负责后勤供给。
  集议已定,各头领率众在城上日夜巡逻。“嘉人士争相执刃以从,人情颇觉鼓舞。”
  为阻止清军进犯,侯峒曾又下令将城外各桥毁坏,“东,北二门俱用大石垒断街路,西,南二门用圆木乱石横塞道途。”
  天亮时分,清军击溃了城外各村镇的乡兵后,便将嘉定城四面包围。随即李成栋下令,集中火炮齐轰东,西二门。“清兵攻城甚急,多缚软梯至城下,城上砖石如雨。”守城民众虽“亡失甚众”,但仍顽强不屈。若有某断城墙被炮火轰塌,城内民众便及时用木料和充土布袋堵塞之。“守城者若有伤亡,乃立即补充。”或曰:中国有两个社会,上浮夸而下粗扑;上游戏而下献身。诚信斯言哉!
  黄昏时分,突然暴雨如注,狂风骤起。守城民众仍毫不畏惧,冒雨抵抗。是时,因“城中遂不能张灯,(李)成栋令兵丁潜伏城下之穴城,而守者弗觉也。”
  翌日破晓时分,暴风骤雨仍然不止。时城上民众已连续守城三昼夜,遍体淋湿,加之饮食已绝,故人人身疲力竭。李成栋遂令士兵“置灯于地穴中,炮发震城。”火炮声“终日震撼,地裂天崩,炮硝铅屑落城中屋上,簌簌如雨,婴儿妇女,狼奔鼠窜。”
  在这腥风血雨之中,灾难终于降临。
  随着城墙一隅在炮声中轰然倒塌,清军乘机登城,蜂拥而入。清兵“悉从屋上奔驰,通行无阻。城内难民因街上砖石阻塞,不得逃生,皆纷纷投河死,水为之不流。”
  此刻,侯峒曾正在东门城楼上。城陷,“士卒皆曰:‘吾曾受公厚恩,尚可卫公出走。’峒曾曰:‘与城存亡,义也。’及下城拜家庙,赴水死之。其长子玄演,次子玄洁身处数十刀,亦死之。”
  城陷之时,黄淳耀黄渊耀兄弟急趋城内一僧舍。“淳耀问其从者曰:‘侯公若何?’曰:‘死矣!’曰:‘吾与侯公同事,义不独生。’乃书壁云:‘读书寡益,学道无成,进不得宜力王朝,退不得洁身远引,耿耿不没,此心而已。大明遗臣黄淳耀自裁于城西僧舍。’其弟渊耀曰:‘兄为王臣宜死,然弟亦不愿为北虏之民也。’淳耀缢于东,渊耀缢于西。”(黄宗曦《弘光实录钞》)又据史载;诸生张锡眉解带缢于南门城楼上,死前作绝命词,大书裤上云:“我生不辰,与城存亡,死亦为义!”教师龚用圆赴水死,二子从之。诸生马元调,唐昌全,夏云蛟,娄复闻,城破亦死之。又有黄某,与清军巷战中“手挥铁简,前后杀数百人,后中失而死。”这些“志士仁人”之死,从历史上看,固然是其儒家“仁义”观念的根本追求所致。但从民族兴亡的高度看,这为民族生存而死之大丈夫精神,不也成为汉民族精神的组成部分吗?
  当屠城令下达之时,清兵“家至户到,小街僻巷,无不穷搜,乱草丛棘,必用长枪乱搅。”“市民之中,悬梁者,投井者,投河者,血面者,断肢者,被砍未死手足犹动者,骨肉狼籍。”若见年轻美色女子,遂“日昼街坊当众奸淫。”有不从者,“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,仍逼淫之。”
  血腥屠杀之后,清兵便四出掠夺财物。史载:如遇市民,遂大呼献财宝,“恶取腰缠奉之,意满方释。”所献不多者,则砍三刀而去。是时,“刀声割然,遍于远近。乞命之声,嘈杂如市。”更有甚者,屠城罪魁李成栋,竟用三百只大船运走了他掠夺的金帛女子。
  在此劫难中,不乏为虎作伥者。又史载:清兵如北门,“乃奸民导敌入。”至于趁火打劫者,亦不在少数。有汉奸徐元吉者,“以削发为名,日出行动,割人腹,啖人心肝,动以百计。”
  然而,满清的暴行并未扑灭民众的反抗怒火。
  七月二十四日,有江东人朱瑛者,自封游击将军,率兵五十余人回到嘉定城。是时,朱率部会同城内市民,将清军驱赶城外。
  第二天,逃至城外的李成栋,急令万国昌率兵增援。李本人则坐镇城外之织女庙,指挥各路兵马企图第二次攻城。
  七月二十六日清晨,清军乘城内民众武装力量尚未集结完毕,再次攻进城内。
  有汉奸浦嶂者,向李成栋献计曰:“若不剿绝,后必有变。”
  于是,清军第二次屠城。此时,城内许多居民尚未起,,“遂于屋中被猝然杀之。”顿时,“城内积尸成丘,惟三,四僧人撤取屋木,聚尸焚之。”
  在此次屠城中,浦嶂一马当先,“大显身手”。他甚至将好友娄某的全家斩尽杀绝。为此,嘉定城内民众“是日逢嶂,龆龀不留。”有一郭姓市民者,曾不胜愤慨地痛斥他:“人面兽心,狗鼠不食。”人神共怒,浦嶂惟掩面鼠窜耳!
  从李成栋,徐元吉,浦嶂之所为我们看到,每当社会大变动之时,必然会有一部分人因社会的变动而得益。此除时势之必然外,各阶层之个体的品行德性与其地位之升降,亦有不可忽视之关系。而品行德性之沦丧,必然导致个人占有欲的极度扩张。孟子曰:“人不可以无耻,无耻之耻,无耻矣。”信夫!
  满清的第二次屠城,也未能削弱民众的反抗意志。
  八月二十六日,原南明总兵吴之番率余部,反攻嘉定城。城内清兵猝不及防,乃溃。城内民众纷纷奔至吴军前,“踊跃听命”。然而,吴军乃乌合之众。清兵反扑之时,“一时溃散。”史载:吴之番“连杀数人,不能定。呼天曰:‘吾死,分也。未战而溃,我目弗瞑矣!’挺枪欲赴东门死。”
  清兵拥入城内,第三次血洗嘉定城。
  如果说前两次屠城,对满清而言,多少留下一些“隐患”的话,那么这第三次屠城,他们可谓“如愿以偿”。因为在这满城的累累白骨之上,总算插上了“削发令已行”的旗幡!
  史载:在满清的三次屠城中,嘉定城内民众无一投降者,死亡者达二万余人。
  诗曰:“捐躯死国难,视死忽如归。”


东方旅游在线:中国旅游导航网站 英文域名:www.east-trip.com, www.cn3399.com;中文域名:“东方旅游在线.中国”